当前位置:主页 > Y彩生活 >厂工投报勒索内容不符‧“警改资料护自己人” >
厂工投报勒索内容不符‧“警改资料护自己人”
发表日期:2020-06-22 10:04| 来源 :Y彩生活| 点击数:614 次
厂工投报勒索内容不符‧“警改资料护自己人”(雪兰莪‧巴生)一名厂工申诉,他早前在喝茶后回家途中,遭6、7名自称是警员的男子拦截并强掳上车,遭勒索150令吉和被殴伤左眼、胸膛及头颅。他过后前往报案,把疑遭警员滥权对待的过程如实相告,但一名警曹疑为了循私护短,马上指示负责输入报案内容的男警员删改资料,导致他投报的案件内容与事实不符。潘建勤週二(12月15日)向社会工作者陈彼得投诉时指出,他是于週一(14日)晚上11时许,与友人在高阳苑一间嘛嘛店喝茶后,回途中遭到一批男子强掳上车、勒索及殴伤。他说,事发前,4名戴着滑雪面罩的男子从一辆起亚客货车来到嘛嘛店,以追捕2名正在店内喝茶的金髮华裔男子。“我当时就坐在2名金髮男子的隔壁桌,其中一名‘警员’要求我出示身份证,但当我要求对方先出示警员证件时,却遭对方拒绝,因此我也拒绝拿出身份证。”他续称,就在这名“警员”与他对谈时,2名金髮男子趁机逃出嘛嘛店,而查询他的“警员”也跟着其他“警员”追出去。强掳上车殴打喝完茶后,他骑摩多离开嘛嘛店,惟约2公里外的马路遭这批驾驶客货车的“警员”拦截,其中一人下车自称警员,过后把他强掳上车,并遭车内的1、2人殴打。潘建勤表示,他当时看到车内有6、7人,包括2名较早前遭追捕的金髮男子。“过后,他们没收我的钱包和手机,并表示要150令吉才能赎回;由于我身上没钱,对方就指示我回家拿钱。由于对方人多势众又是警员,所以我不敢反抗,唯有依照指示回家拿钱赎回手机与钱包。”他说,回家途中,他骑着摩多走在前方带路,客货车紧随在后。他指出,相信对方为了避免他认出客货车的车牌号码,于是刻意扭转他的摩多车倒后镜,同时客货车在行驶时也没开启车灯。“我回到圣淘沙住家时,对方在路口等候,指示我回家拿钱。他们拿了钱后,就把钱包和手机还给我。”他说,这批“警员”都是马来人,只有一名身材肥胖的印裔。当时他们的身上没手铐、没穿警服及没手鎗。过后,他向家人提起此事,父亲叫他到警局报案,同时在报案后也前往巴生中央医院验伤。斥警曹指示删除资料潘建勤指出,当他到巴生警区报案时,就一五一十把案发经过告诉负责把报案内容输入电脑的男警员,但当他提到有警员涉及此案时,男警员身后的一名“二巡”(警曹)马上指示这名男警员删除所有资料,并再输入新内容。他说,他本身只会说马来话,但看不懂马来文,因此他当时也并不以意,直到后来向陈彼得投诉时,陈彼得和律师看过报案纸后,才发现内容与他所作供内容有出入。“我过后回想此事,怀疑是有关警曹指示男警员更改资料,相信他们此举是为了避免同僚受到调查,有护短之嫌。”潘建勤表示,当他录完口供后,还到3楼接受1名女查案官的盘问,直到凌晨时份,才前往中央医院验伤。4大疑点推论真警涉案陈彼得接获投诉后以“4大疑点”作出推论,相信强掳潘建勤上车、勒索及殴打的男子是真警员,而非假冒警员。他说,第1疑点,对方所驾驶的起亚客货车,向来是警员出勤时的专用车辆,而且全黑镜的设计与警方的专属车辆相似。第2疑点,对方先没收潘建勤的手机和钱包,过后在他付了150令吉后才将物件归还,明显是在吃‘咖啡钱’,若对方是匪徒又何必多此一举呢?陈彼得指出,第3个疑点,对方旁若无人前往嘛嘛店逮补2名相信是疑犯的华裔男子。若对方是匪徒,又何以如此胆大包天,在众目睽睽下还要查身份证?另外,他指出,过去有许多假警的案例,从来没人蒙着脸造案;因此,第4个疑点,相信是这批警员为了避免曝露真面目,因此假借查案蒙脸之便,避免被人认出身份。陈彼得补充,目前首相已指示警方正视警方贪污滥权的问题,因此相信这批警员不敢贸然造案,才会选择蒙脸,企图假公济私。陈彼得:满意警重视投诉陈彼得表示,他很满意巴生警方正视这宗案件及展开全面调查,这证明了警方也立志要揪出警队中的害群之马。较早前,陈彼得原本準备携同事主一起前往雪州警察总部报案,惟他在会见巴生警区调查主任鲁斯兰后,认为对方尽责且没推卸责任,因此决定暂缓报案,让对方先行调查。“若是调查结果令人不满意,我还是会前往雪州警察总部报案,同时也不排除到国会向内政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提出抗议,要求内政部正视警方滥权的问题。”调查主任录供安排认车巴生警区刑事调查主任鲁斯兰接获记者询问后,非常正视这起投报,马上要求记者召来事主前往警区。当潘建勤抵步后,鲁斯兰亲自接见他并录口供,还带他到停车场认车,过后将安排他认人。鲁斯兰表示,巴生警区共有3辆起亚客货车,惟事主认车后,证实事发当晚的起亚客货车不属于巴生警区。“另外,除了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外,警方并没提供面罩予任何警员,同时警员在任何行动中都不会蒙脸出勤;不过,警方确实有使用起亚客货车,因此案件仍需深入调查。”他表示,警员蒙脸值勤会吓坏人,分分钟也会被误当成是匪徒。他相信这批男子是警员的可能性只有50%;他会调查事发当晚巴生警区的出勤记录。简短撰写重点疑是场误会鲁斯兰指出,一般上,事主投报时,警员在报案室所撰录的只是案件的重点,因此通常只是简短版,查案官过后会召见事主,并且撰录完整版的内容。因此,他说,潘建勤指报案纸内容遭更改资料,相信只是误会一场,对方所投报报案发内容仍完整的在查案官手上。另外,巴生警区主任莫哈末助理总监受询时指出,他已接获投报,并会展开全面调查;不过,他说,警方展开追捕行动时,并不会戴上面罩,因此不排除这批男子假冒警员。‧2009.12.1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