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N馨生活 >「壮游」的韩国大学生不是个案,而是塞满了整条丝路 >
「壮游」的韩国大学生不是个案,而是塞满了整条丝路
发表日期:2020-06-11 04:23| 来源 :N馨生活| 点击数:951 次
「壮游」的韩国大学生不是个案,而是塞满了整条丝路

彭明辉教授的「韩国能,台湾为什幺不能?」一文好像引起很多讨论,不过太专业,我其实连他本文和批判文都看不完,我这篇只是偷他的题目要谈一个我想讲的故事。(编注:本文原标题跟彭教授一样为「韩国能,台湾为什幺不能?」)

这招很贱吧~没错,我就是这种偷题目看能不能骗到读者的人渣。

来谈谈故事。这故事我在课堂上讲过,说不定也在这讲过,反正这边有很多新朋友,就一起听听呗。

2003年的1月份,我在伊朗。走了几天的行程之后,我到了边城小镇「班」(在那发生的部份故事,已在「穆斯林兄弟们」一文中提及)。班在沙漠之中,但时处冬季,其实还蛮冷的。当天晚上,我出来民宿外的凉亭看看,一个日本人也在,我就坐在那和他闲话,讲的主题绝大多数是棒球,加点旅行。

有个旅人在八、九点抵达民宿。一个年轻男生,背着破烂的大背包,进大门后就直接入内check in。我和日本人看他是东亚面孔,在猜是哪国人。不一会,那人也出来,同样找个位子坐下,点起了菸。三个人又自介了一轮。原来那新人是从韩国来的。

三人用英文聊着棒球(说真的,还真是这个话题好起头),互相谦称对方国家的实力强大,我们国家不怎样云云。我无意间问了韩国人,为什幺他会这幺晚来。他说他早上才从巴基斯坦出发,穿越伊朗与巴基斯坦边境,想办法搭车来到这,已经是晚上了。

聊着聊着,我才知道他到巴基斯坦前,有先去过印度。我问他巴基斯坦和印度哪个国家比较好。他歪头想一想,说他觉得巴基斯坦比较好,印度太惨了。我们聊到夜深才各自回房。因为聊得太多,所以我也得知那韩国人的完整旅行经历。

他大三,看完2002年世界杯后,七、八月从仁川出发,先到天津,开始走陆路南下穿过整个中国,到越南,到柬埔寨,到泰国,到缅甸,到孟加拉,到尼泊尔,到印度,到巴基斯坦,最后在伊朗碰到我。整个旅程除了无法穿越的边界,都是走陆路。

离家半年之后,我们在沙漠中的小民宿同桌喝茶,在黑暗中看着香菸末稍的橘红火光。我问他的旅程终点是哪,他说是伊斯坦堡。我们其他两人都向他恭喜,说快结束了。他说谢谢,估计再一个月就可以回国了。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他的这种走法,在台湾有个名称,叫「壮游」。

在他走的那条路上,还有他当时还没走完的剩余旅途上,有满满的、来自日本和韩国的、一个人背着包包的自助旅行者。这种旅程安排在旅人间普通到不行,也普遍到不行。一点都不「壮」。

当时,那间民宿的guest book上,许多自助旅行者交换着前往阿富汗的需知。去查查那时的阿富汗是什幺状况吧。如果要说「壮游」,或许那个刚穿越阿富汗边境,在本子上写下喀布尔换钱资讯的不知名日本人(属于「无用的人」旅行者公会),他才算是吧。

一路上,都是满满的日本人和韩国人。台湾人?除了我的同行者们,我只在另一个小城的旅馆柜台上,看到压在透明垫下的一张百元新台币。问老板,他说是上週入住的四个台湾女生送他当纪念的。就这小小的一张纸,让我突然想起还有台湾的存在。

十年多之后的现在,我还是会想起那晚凉亭中的韩国人。他毕业之后,说不定会去间大公司吧,那家韩国企业说不定会交给他一个任务:「我们就派你去坦尚尼亚(编注:东非国家之一)开拓业务吧!」他说不定会立刻答应:「太好了!那边我还没去过。」

像这样子的韩国大学生不只一个,而是塞满了整条丝路。

十多年之后的现在,我看见教室里的学生,他们毕业之后,说不定也会去台湾的大公司吧,那家台湾企业说不定也会交给他一个任务:「我们就派你去茅利塔尼亚(编注:西非国家之一)开拓业务吧!」他说不定会立刻答应:「太好了!那边我还没去过。」

呃。

有这样的台湾大学生吗?
有的话,有很多吗?

我不认为答案是乐观的。
若我有机会,我自己很可能也不敢去。

所以问:韩国能,为什幺台湾不能?
我也不知道答案。我也不知道该怎幺办。

旅行的时候,总是会碰到一些让人沮丧的事,有些事是直到许多年后,才更让人沮丧。

相关推荐